斗争中的回忆 - 烈士遗文 - 孙中山故居纪念馆_伟人孙中山
English日本語微信微博

首页 > 陈列展览 > 七大展示区 > 陆皓东、杨殷纪念展示区 > 杨殷 > 烈士遗文 >

斗争中的回忆

杨殷[1]

去年十二月十一日,当天将破晓的时候,广州工人群众忍不住国民党兽性的白色恐怖与压迫,实行武装暴动,由夺取工会,夺取工代会,杀改组委员;铁路工人包围汪公馆,进而实行夺取政权,建立苏维埃政府。这个伟大的举动,很快又是一年了,当此一年的纪念日,我把我能记忆的壮烈斗争各情形写出,做个追悼既往,策励将来的礼物。

那天教导团先将营内的反动长官解决,便与工人所组织的赤卫队分途向敌人队伍军警机关袭击。

炮兵团为敌人重要部队,当向他进攻时,我们人数不满百人,奋勇向前,该兵团即表示服从与工人联合,将枪炮交出。

此时,各士兵与工人赤卫队会合,一路由沙河经东山过广九站而进攻八旗会馆(八旗会馆为警卫团团部和第三营驻地,警卫团第三营是起义的武装力量之一。作者所提攻八旗会馆可能是进攻八旗会馆西侧的广西会馆之误。——编者注);一路由惠爱东路向公安局及保安队进攻,其余则分向各警区进攻。当工人袭击八旗会馆时,士兵尚未到目的地,只由一位十八岁的工人同志带领七十余人,武器只有炸弹三颗,盒子枪一支、手枪一支,先将炸弹抛掷未炸,而反动的军队已群起反抗,故由正门无法攻进。于是工人分向各围墙爬进,徒手夺取军械一部分,觉悟士兵起而响应,始得解决。于是,沿长堤收缴海军总营、新编二师等部,敌人皆从梦中警醒,绝无抵抗。转而向肇庆会馆二十五师部[2],该部顽抗,并用手提机关枪等武器向我们队伍射击,工友伤十余人,都奋不顾身,拼死相持。

进攻公安局是分两路的,当时保安队死力抵抗。总队长李某亲自指挥,卒因工友猛烈进攻,将队长李某击毙。所驻的大队保安队,不敢抵抗,都被缴械。其时,各路工友已分将城内各区攻下,其余兵工厂、电话局、电报局、政治分会、财政厅及市各机关亦相继占领。西关七、九、十等区,亦于同日下午一时占领。所余者惟四军军部、太平沙贮藏军械处,潮洲会馆、二十六师师部数处(四军军部应在长堤肇庆会馆,四军第十二师留守处在文德路,四军军械处在北京南路仰忠街。——编者注)斗争最烈,亦为以上数处,而尤以四军部为烈。在十一日至十二日大小数十次冲锋,炮声隆隆,彻夜不绝,虽伤亡甚大,因工友亦死力相持,敌军卒不敢出营门一步。至铁路工人将广三路车站克服,广三路工友更联合农民向沿路之敌追击。十二日许,市郊农民更派大队来会,共同作战。

十一日午后一时,忽来敌军约一团,由观音山下沿第一公园马路分两路向我们总指挥部猛攻,已到第一公园,此时在省长公署(即赤卫队总部)的工友有枪者约百余人,便即分两路迎战,并约手车夫工人五十余人来助,公安局方面工友士兵亦蜂拥杀来,敌卒退去,我们复夺回观音山。十二日午后九时,教导团全部因保全武装计,集中沙河向花县进击,黄埔一部武装战士亦于十三日赶到,会同向沙河进发,此时广州只存三千余武装工友,然工友仍不稍却,誓死杀敌。

十三日早八时,敌人已四面包围,东由中流砥柱[3]过河向东关广九车站等地进攻,石龙方面敌军约一团,沿广九路石牌站向东门进攻;北路约两团,一路由观音山向第一公园进攻;一路夺黄沙站向西关进攻,另由河南分队过海,一路由白鹅潭帝国主义兵舰掩护渡海,入黄沙与北路敌军会合;一路由反动海军掩护在石公祠[4]登岸;一路由东关登岸与东路会合。当时闻报,工友分途应战,东路由同志沈某负责,率同工友二百余人,与敌人一团对抗,伤亡一百人以上,然犹死力支持。手车工友某同志已伤足部,犹指挥前进。敌人卒不得不退击。西路工友在太平南路只得一百余人,仍将敌军六百余击退,追杀至大新公司西堤;因石公祠敌人百余,用机关枪向后扫射,工友已伤亡五六十人,仍死守太平南路。奈太平南路一带屋内反动分子,由窗向下射击,工友又死去数十人。此时,只存二十余人,犹在西瓜园死守。其余如维新路、观音山、广九车站、东堤等处均仍支持,剧烈异常,敌人至一时仍不能进展。

下午三时后,工人因子弹告尽,敌人又愈聚愈众,渐渐迫进,然在公安局前,尤作一很剧烈斗争,敌军亦死亡不少,工人虽已离公安局(苏维埃政府),而敌人四面用机关枪包围,至五时尚不敢进去。工人因受四面铁桶一般包围,且弹尽援绝,尽被屠杀。

当十一日早三时,工人喊杀连天勇敢作战,反动的头领张发奎、陈公博、黄琪翔等惊惶失措,狼狈万状,张,陈均不及衣履,黄在十三日尚未穿外衣,李福林更预备红带以便投降,沙面帝国主义者更害怕异常,争相赴舰去港。

十一日早夺得各地后,均严守其无产阶级纪律,各机关缴获财物,均送苏维埃保存,各市民观状,皆表同情,多悬红布,表示一致,多送茶饭于就近作战工友。

十一日早夺得枪支约五六千支,将各赤卫队编练,而工人群众领枪去作战杀敌者不知几几,在公安局前,省长公署前约有三万余人。另各工会及各占领地作战的亦共有二、三万人。满马路都是工友,有枪的固去应战,即无枪者亦各做运输、侦探种种工作。群众的英勇坚决,如汽车工友,除运输外,都能单独作战。三天内未得一饱。海员、铁路工人都能担任指挥作战及组织群众等工作。罢工工友、人力车、菜栏、酒业、酒楼茶室、打石棚厂及各工友均勇敢杀敌而牺牲独多。

素来受广东总工会、机器工会反动的头领影响的工友,如茶居、电灯局、自来水厂等工人均上工,而等候苏维埃命令,外传机器工会助反动政府向工友进攻,亦不过是反动头领雇备数十流氓,以图向国民党反动政府邀功,而谋升官发财而已。

教导团士兵固忠实于革命,而被缴械的炮兵团及保安队士兵,亦举派代表要求发枪,誓死拥护工农而参加战斗。即素来不参加政治的广东水兵,当在西瓜园开群众大会时,亦自动的派出代表参加以示团结一致。

至于敌人残杀的状况,十三日敌人向广州包围时,在海上用兵舰的大炮向市内射击,着地开花,以至房屋焚烧极多,进城时著名土匪的李福林军队及薛岳新编的土匪,乘机放火、抢劫,被难者何止千家。更逞其凶残,逢人便杀,因勒索不遂而被诬为共产党者为数甚众。闻反动区长郑某亦被枪毙。更将工友包围屠杀至三千余人,尤其是红花岗、东教场、观音山三处,每处五、六百人,用机关枪扫射。工友高叫“苏维埃万岁”“共产党万岁!”声中而血肉横飞,惨遭屠杀矣。至十六、七、八日仍继续其杀人抢劫的生活,尸骸遍地,血流通渠,用汽车运送至十八日始得完竣。二女子被杀后加以剖心剥腹,我写至此,我心碎了!

工农兵革命的兄弟们!我们回想被惨杀情形,固然哀痛,然而已经到了我们不杀敌人,敌人亦天天向我们屠杀,现在只有更努力准备我们的力量,为被难的工友农友士兵复仇。为先烈遗留给我们的苏维埃口号而奋斗!铲除豪绅地主买办资产阶级军阀帝国主义的统治而建立我们的政权。

(载《红旗》周刊1928年第3期)

[1] 杨殷同志是广州苏维埃政府人民肃反委员,广州苏维埃政府代理主席。

[2] 肇庆会馆应为第四军军部驻地。

[3] 中流砥柱,位于珠江河二沙头岛的东端,因岛上设有中流砥柱炮台而得名。

[4] 石公祠,街名,在长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