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事业必胜——沉痛悼念尊敬的宋庆龄同志 - 纪念文章 - 孙中山故居纪念馆_伟人孙中山

首页 > 宋庆龄 > 纪念文章 >

人民的事业必胜——沉痛悼念尊敬的宋庆龄同志

史良


  全国各族人民无比尊敬和热爱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名誉主席宋庆龄同志逝世的噩耗传来,我们的心万分悲痛。宋庆龄同志一贯在我国人民民主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中,坚定地和我国各族人民站在一起,是我国各族人民包括台湾同胞和海外侨胞衷心敬爱的领导人,是我国各族妇女的尊敬的领袖,是举世闻名的爱国主义、民主主义、国际主义、共产主义的伟大战士。她抱着人民的事业必胜的信心,把自己的毕生精力献给了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的和平、进步、独立、解放事业,为国家和人民建立了永不磨灭的光辉业绩。中国人民永远怀念她、纪念她、学习她,并以她为榜样,沿着社会主义康庄大道不断前进。
    我个人和宋庆龄同志相识整整半个世纪。在漫长的共同奋斗的道路上,我深深感到她的一生始终热爱人民,热爱中国共产党,坚定地反对黑暗势力,热忱地追求光明的未来。她是中国人民的骄傲,是我们这一代的光辉榜样。
  我和宋庆龄同志认识于三十年代初期。当时我刚刚走上社会,在上海执行律师业务。她和蔡元培、鲁迅、杨杏佛发起组织的“中国民权保障同盟”对我产生了深刻的影响,使我开始认识到作为一个法律工作者,必须以保障人民的权利为已任,而首先要争取集会、言论、出版、结社自由,这促使我投身到爱国民主运动的行列中去。
  宋庆龄同志虽然在相当长的时间并不是共产党员,但是,她严守孙中山先生制定的“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指出这是实行三民主义的唯一方法。1927年蒋介石叛变革命后,她当即指出:“目前中国已进入反动时期。革命的联合战线已经破裂了。”旗帜鲜明地和人民站在一起。她在白色恐怖笼罩的漫长岁月里,坚定地拥护中国共产党的政治主张,竭力支援和掩护为祖国的独立和解放而奋斗的中国共产党人。宋庆龄同志一再嘱咐我要多多注意为被捕的革命同志和进步人士进行辩护,使正义得到伸张,使革命力量得到保护。记得1933年5月的一天,我收到从上海法租界巡捕房看守所里托人捎来的一封信,请我为他进行辩护。写信的人名叫施义,我经过了解,才知道他过去是北京大学学生,参加过“五四”运动,一向热爱祖国,因从事进步活动在上海法租界被捕。国民党政府要把他引渡到南京去。经过我和我的老师的辩护,迫使法租界法院作出了不予引渡的裁定。可是,由于叛徒的出卖,蒋介石政府强行把施义引渡到南京,不经公开审判,就残酷地杀害了。后来,宋庆龄同志亲自告诉我,施义同志就是中国共产党的重要领导人之一邓中夏同志,使我知道她曾为营救邓中夏同志作出了很大努力。这以后,我直接间接地又继续受宋庆龄同志的委托,办理过其它政治案件,营救过一些党的地下工作人员。但是每当我想起邓中夏同志牺牲这件事来心里就很难过,深感在发动统治下,法律是无法保障人民的政治权利的。宋庆龄同志发起组织的“中国民权保障同盟”,领导民权运动,要比律师的作用大得多。当时我们之所以能起一些作用,也正是宋庆龄同志领导的民权运动给了我们最有力的支持。宋庆龄同志支持党的事业、关心党的同志的崇高政治卓见,在茫茫的黑夜帮助和提高了我对党的认识。
  “九·一八”事变和淞沪“一·二八”战争以后的年代里,日本帝国主义步步紧逼地侵略中国。国民党反动政府采取不抵抗政策,东北三省沦亡,华北处在危机之中。在民族危亡的紧要关头,广大人民群众和国民党反动政府的矛盾日益尖锐,一切有爱国心的中国人对国民党政府的倒行逆施极为不满,无不同声愤慨。在全国人民抗日情绪空前高涨的形势下,1936年5月31日到6月1日,全国各界救国联合会(简称救国会)在上海召开成立大会。救国会的宗旨是:团结全国救国力量,统一救国方策,保障领土完整,谋求民族解放。不到半年,它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群众救国运动,其影响极为深远。应该指出的是,宋庆龄同志被推选为救国会的执行委员,她是救国会的坚决支持者,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说是救国会的中流砥柱。
  正当全国抗日爱国运动风起云涌,救国会的工作生气勃勃地展开的时候,国民党反动派为了镇压人民抗日运动,1936年11月22日深夜在上海逮捕了沈钧儒、章乃器、邹韬奋、李公朴、沙千里、王造时和我七人,关押在苏州江苏高等法院看守分所(我单独关在苏州司前街女监)。这就是轰动一时的“七君子”事件。
  我们被捕后的第四天,即1936年11月26日,宋庆龄同志为我们无理遭受逮捕立即向报界发表严正声明。她在声明中指出:“关于全国各界救国联合会七位领袖的被捕,我以这个组织执行委员会的名义,特提出抗议,反对这种违法的逮捕,反对以毫无根据的罪名横加在他们身上”;“救国会的七位领袖已被逮捕,可是我们中国还有四万万七千五百万人民,他们的爱国义愤是压制不了的。让日本军阀当心吧!他们虽然可以在幕后指使逮捕七位领袖,但是全中国的人民是不饶他们的。”她的话大义凛然,气贯长虹。
    为了营救我们七人出狱,救国会的同志们想了许多办法。这里我特别要说明的是宋庆龄同志等发起的:“救国入狱运动”。为了开展这个运动,他们发表宣言,制定爱国入狱运动规约,提出“如爱国有罪,愿同沈等同受处罚;如爱国无罪,则与他们同享自由”。他们身体力行,1937年7月初,救国会一行十余人,在宋庆龄同志率领下,避开上海警宪耳目,亲赴苏州江苏高等法院自请入狱。
  到达苏州后,宋庆龄同志即率领大家赴江苏高等法院去见院长。院长托辞先派一书记长官接待。在大家的强烈抗议下,首席检察官才被迫出见。宋庆龄同志当即义正辞严地向他提出质问:“如果他们七位因主张抗日救国有罪入狱,则我们十余人亦应共同负责,一同坐牢;如爱国无罪,则应同享自由,立即释放他们七位。”检察官理屈词穷,支吾地回答:“苏州天气太热,还是请你们早点回上海去休息吧!”宋庆龄同志又严肃地说:“我们不是来苏州乘凉的,而是来自请入狱的。”检察官无可奈何,只好说“救国会本身是无罪的……”;对自己来投案的人,表示如补了证据法院立即受理。救国会一行决定回沪补递证据后再来苏州,这就给以法院以及国民党反动政府一种极大的压力。
  由于抗日战争的全面爆发,国内政治形势发生了很大变化;由于宋庆龄同志等奔走营救,“救国入狱运动”影响全国。国民党政府在全国人民的压力下,1937年7月31日将我们七人释放出狱。在我们出狱的前前后后,宋庆龄同志的行动使我深深感到,她是多么亲切地爱护自己的同志和朋友,多么坚定地维护人民的权利和自由,她不畏强权,不顾个人安危,在她的身上充满了公理、正义、智慧和力量。
  1938年,我受救国会的指派,参加了在庐山召开的全国妇女指导委员会会议。全国妇女指导委员会是第二次国共合作期间建立的动员妇女参加抗战、保卫妇女儿童权益的各阶层妇女的统一战线组织,当时妇女界的许多进步人士如邓颖超、沈兹九、刘清扬等同志都参加了妇女指导委员会的工作。宋庆龄同志对它的工作给予了热忱的赞扬和支持。1942年,她在《中国妇女争取自由的斗争》一文中指出:“1938年7月在庐山举行会议,成立一个统一的妇女组织。这就是当时的‘妇女指导委员会’。它的工作计划不仅包括援助孤儿和受伤的军民,并且包括进行文娱活动来慰劳前线军队、教育农村妇女、出版杂志、恢复和改良手工业方法来发展地方生产,以及训练这一切工作的干练的领袖和组织人员。”她还指出:“这个委员会发展得很迅速,因为它在一开始就是一个真正的统一战线组织。国民党、共产党和无党无派的妇女站在平等的地位,参加会议讨论。”尽管妇女指导委员会中的政治主张迥异,斗争也很尖锐,但是在宋庆龄、邓颖超等进步同志的影响、支持和推动下,它促进了我国各阶层各党派的妇女进行友好合作,在伟大的民族解放运动中起了它应起的作用。在我从事妇女指导委员会的数年工作中,深得宋庆龄同志的教益,使我深深认识到她是领导我们妇女解放的最杰出的领袖之一。
  抗战胜利后,我和宋庆龄同志都居住在上海。我们往来密切,互相关心和支持。她反对内战,呼吁美国人民起来制止美国政府在军事上援助国民党,主张立刻将联合政府组织起来;必须是一个真正的联合政府,而决不能单独由国民党派定的代表来组织。这和我当时所从事的中国民主同盟的活动的政治目标是一致的,因此我们谈的话就更多。我们共同迎接了大上海的解放。
  坚信人民的大多数,坚定地和人民群众站在一起,这是宋庆龄同志毕生的信念。
  记得在上海解放后的第二天,我到她的住所去看望她。她欢乐地拉着我的手对我说:“解放了就好了。国民党的失败,是我意料之中的,因为它敌视人民、反对人民、压迫人民;共产党取得胜利,是必然的,因为它代表人民、爱护人民,为人民谋福利。”热爱人民,热爱代表人民利益的中国共产党,是她几十年来的一贯思想。1949年7月1日,在中国人民解放战争即将取得胜利的前夕,她发表了《向中国共产党致敬》一文,怀着极为欢欣鼓舞的心情呼唤:向人民的力量致敬!向人民的自由致敬!向全世界民主斗争中的同志致敬!向中国人民解放军致敬!向中国共产党致敬!这是正义的声音,是人民的心声。她果断地指出:“人民正走向新的、更光辉的高峰!”
    全国解放后,宋庆龄同志被选为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我担任司法部长。她常住上海,只要来北京,我们总要见面。她一直关心我国的妇女儿童工作,并亲自担任中国福利会的主席。她曾对我说:“你过去为共产党员和进步认识的案件进行辩护,大家很高兴。现在解放了,妇女的地位虽然发生了变化,但是由于几千年来的封建制度和封建思想的影响,妇女的地位还有待进一步提高。你在法律工作上,一定要多多保护妇女儿童的利益,要代表妇女儿童说话”。她的话是那么亲切,那么深刻,几十年来一直萦回在我的耳边,成为我工作的指南。她为人磊落,待人热忱,每逢新的一年到来之际,总要给我送来一张贺年卡,贺年卡上有她亲自书写的“祝史良大姐身体健康 宋庆龄”几个清隽秀丽的字,使我的心充满了温暖。1976年,我的爱人陆殿栋因患脑溢血突然去世,她亲自来到我的寓所,给了我极大的安慰。就在今年4月初,她得知我病了,立即派人给我送来了一盒从上海带来的柠檬点心,嘱咐我早日恢复健康。谁知,此刻她自己已重病缠身,竟先于我而辞别了人间。我为失去了我生活道路上的一位始终崇敬和热爱的良师益友而痛哭流泪。
    尊敬的宋庆龄同志,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永远怀念您的功绩;中国妇女和世界妇女永远学习您的榜样。您的形象如苍松挺拔,如翠柏常青。您付出毕生心血浇灌的祖国大地和生存在这块土地上的勤劳勇敢的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必定会实现您的预言,继续走向新的、更光辉的高峰!
  宋庆龄同志,安息吧!

(原载1981年6月2日《人民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