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乡木偶戏协会成立多方联动拯救“粤艺孤儿” - 中山文化 - 孙中山故居纪念馆_伟人孙中山

首页 > 资讯 > 中山文化 >

三乡木偶戏协会成立多方联动拯救“粤艺孤儿”

发布时间:2018-07-10    

  “这位姑娘一身铠甲,路过此地,像是去打仗了喂,笃笃撑……”
  “小女子正是穆桂英也,笃笃笃笃,撑!”
  “咁你慢慢了喂,我走先……”
  三乡文化活动中心舞台,两个年轻人手执木偶,轻轻扯动,木偶的旦角慢舒云袖,莲步轻摇,木偶的生角剑眉星目,粤剧的唱腔配上搞笑的现代台词,让台下一群小朋友和家长捧腹大笑。7月7日,在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三乡宣传文体服务中心支持下,一群热衷文化保育的年轻人请来了香港木偶戏班老艺人、原三乡戏班木偶戏老艺人作顾问,正式成立了三乡木偶戏协会,举行了培训班开班仪式。现场人气不俗,原本准备的100多张椅子不够用,只好临时加了两排。
三乡木偶戏“流浪”香江
  说起三乡木偶的历史,当天从香港回乡的陈锦涛滔滔不绝。他从香港带回一“150岁”的大前程木偶。观众让他多耍两下,他称“不敢大动作,散了就没了”。
  这个木偶可追溯到清代末年,一名叫郑奎元的雷州人从乡下带 “三枝竹木偶”来到乌石村,在当地组成“大前程”剧团演出谋生,但上座率不高。眼见于此,乌石村民郑金宵热心出资并改良, “三枝竹木偶”的头竹被改短(后称为“揸颈木偶”,又称“手托木偶”),配合当时流行的粤剧演出,“大前程”的风头一时无两。
  “‘揸颈木偶’操作更方便灵活,大大推动了我国木偶艺术的发展。眼睛嘴巴会动,这种表演形式在全国木偶戏中是独树一帜的。”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办公室主任周大进告诉记者。
  上世纪30-60年代,三乡木偶戏进入兴盛阶段。1953-1965年间,三乡木偶被文化部门挖掘成立“中山木偶剧团”常驻广州文化公园作演出,风靡省港澳。到了20世纪60年代中期,中山木偶剧团迫于历史形势解散,艺人各散东西。部分辗转到了香港。
  今年70岁的陈锦涛,三乡鸦岗村人,6岁在三乡接触木偶戏。1982年,陈锦涛辗转在香港加入“精英”木偶剧团,到英国演出,其后,他开始收集整理三乡木偶戏的历史资料和道具,和友人一起组建了“华山”木偶剧团,在香港多个庙宇打醮谋生。在“内地式微的三乡木偶在香港竟可养妻活儿”,该艺术形式在香港得以保存,更被当地文化人称为“粤艺孤儿”。
拯救濒临失传的粤艺
  在几年前,张华森与许多年轻人一样,还不懂什么是三乡木偶。这个被媒体曾多次报道、关注本土传统文化保育的“后生”是尚古传统文化推广中心的负责人。从事茶果文化推广、方言保育、节日风俗挖掘等文化保育活动。一次偶然的机会了解到三乡木偶的历史,他的文化保育工作又多了一个“折腾人”的范畴。他以此申报了2017年第五届“博爱100”公益创投大赛,被评为市级优胜项目,得到一笔6万元的种子资金。
  可要让三乡木偶戏重现江湖、传承下去,不是件容易的事。
  要复兴,就得找到一批懂做、懂演的老艺人,为此,张华森和同事从去年开始,曾4次前往三乡木偶戏发源地——粤西寻访。先后拜访高州单人木偶非遗传承人梁东兴、木偶制作师林华焕、湛江博物馆副馆长叶彩萍,还拜访了遂溪一家三代从事木偶戏制作演出的民间艺人。同时还在广州、佛山、东莞等地参观各地木偶戏的历史及发展现状。
  “这些师傅年纪都大了,梁东兴70多岁,知道我们这群年轻人要复兴木偶,很激动,给了很多建议。”但更多的老人却告知张华森这件事太难。“做一个木偶要1万多元,单靠民间很难。”所幸,三乡当地文化部门也参与进来,包下了第一批新制木偶的制作的费用,“大家有力往一处使。”
  “拯救非物质文化遗产,要天时地利人和。”三乡宣传文体服务中心主任郭加鹏在协会成立当天十分欣喜。三乡镇在2009年开始与市非遗保护中心共同“拯救”这一流浪在外的文化瑰宝,做了大量基础工作,例如重新请回这些老艺人回乡讲座,对木偶的制作工艺进行记录,开展研究等。可要成功申报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项目,“传承人”是一个问题,剧团的自我造血能力也是一个问题,这一拯救工作停滞不前。
  张华森的团队让文化部门看到了希望。
给传统文化“赋能”才可持续向前
  “叶落归根,人老了要回故乡,木偶亦然。”陈锦涛从2004年开始,频繁往返三乡、澳门和香港,每次往返都拖着一皮箱他珍之重之的三乡木偶。而让他感到无助的是,年轻人仿佛对这种艺术不感冒。“我是不是该面对现实了?”随着香港的老艺人朋友一个个离去、生病无法返乡,这个问题一直萦绕在日渐老迈的陈锦涛心头。
  走访回来后,从筹备木偶戏复兴的师资、学员、道具等条件,张华森花了将近一年。在文化部门牵线下,张华森找到了陈锦涛,说出了他的想法:以传统卖票演出是不可能的,只能通过社会赋能,让木偶戏与现代剧本结合在一起,有现实意义才能焕发出新生命力。“木偶之身”陈锦涛从香港带回来多次,直到听到张华森的“宏图大志”,他才认为三乡木偶真的回来了。
  张华森称,目前该协会已招募了30位社会学员以及7位三乡理工学生学员,形成一个有梯队的人才培养模式。今年9月份,他还计划在桂山中学成立木偶社团。“要生存,就不能让三乡木偶停留在艺术表演上,要给三乡木偶赋予一种社会服务的功能,一种社会教育的功能。”张华森透露,他将结合不同群体的教育需求与不同职能部门的服务需求,来设计一些可购买的项目。例如进校园开展孝亲教育或爱国教育,进企业开展职业素养推广等等,又例如重新挖掘红色故事在社区演绎,到光荣院演出。而在互动上,他还计划成立一个传承基地,以一个开放空间,提高公众参与的兴趣,促进文化传承和发展,让三乡木偶不仅重返三乡,还能走进“千家万户”。
 
来源:中山日报  2018-0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