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非遗真功夫”之长洲左手棍 - 中山文化 - 孙中山故居纪念馆_伟人孙中山
English日本語微信微博无障碍浏览

首页 > 资讯 > 中山文化 >

“中山非遗真功夫”之长洲左手棍

发布时间:2022-02-04    

  【项目名称】
  长洲左手棍

  【历史渊源】

  左手棍是洪熙官洪家拳武学体系中的器械套路。其第二代传承人何辉南绰号“烂头何”,曾在石岐员峰乡附近开设武馆。其第三代传承人、人称“香山八大教头”之一的韦东暄,曾在香山县前山翠微村开办武馆。

  1851年以前,香山县长洲村(今中山市西区街道长洲社区)人香之烈向韦东暄学习左手棍法,艺成后回乡将它传授给同乡黄建猷等人。自此,左手棍法开始在当地流传。

  【招式特点】

  左手棍法以左手为前锋手,有双夹单棍法,即两头长短并用,它动作连贯、步法灵活、力透棍尖、刚猛凌厉、不尚花巧,因“工于实战,以左克右”,恰好是南派棍法的克星。

  【动作要领】

  基本技法:提、拦、点、拨、压、扫、铲、挞、勾、撩、挑、削、劈、挂、圈、冚、枪等;特殊技法:败阵棍、下马枪、回马枪、仆地虎、摊尸棍、吊云枪、大小葫芦等;传统套路四套,其中代表性套路共八十六式。

  拍摄前的走访,是中山著名书画家黄衍增牵线带路的。黄老师的曾祖父黄建猷,是长洲左手棍历史中承前启后的重要人物。黄建猷出生于1835年,是长洲北堡人,他自幼得武术名师香之烈授艺,艺成后,先后在长洲北堡和沙溪龙头环设馆授徒,被时人尊称为“老黄师父”。

  抵达长洲社区的那天下午,“九叔”黄德九已经在黄氏前洲祠等候。祠堂的二进正中悬挂着黄衍增手书的“源远流长”横幅;一进门左边的墙上展示有左手棍前辈的图片,其中就有黄建猷。

  1947年出生的黄德九是长洲左手棍第八代传人,他少年时期跟随师父黄友洪在长洲习武,后到澳门务工,2000年回长洲执掌北堡龙狮武术馆,热心教导青少年学习左手棍。他在中山传统武术界很有威望,被人尊称为“九叔”。

  长洲左手棍以木质棍为兵器,棍长二点七米,一头粗、一头细,俗称“鼠尾棍”。此前,我们听说它有一种特殊的榕须棍,于是便向九叔请教其究竟。

  “做一条真正的榕须棍,至少需要15年时间。”九叔不疾不徐地说,“榕须即榕树的气根,要做榕须棍,你得先拣长而直的榕须,然后在榕须长进地面泥土处锯断,在土里埋入一个装满桐油的瓦埕,让榕须的末端泡在桐油里,浸泡过程需要10年,这样才有足够的时间给榕须扯油,以增加韧性。”九叔所称的“扯”字,在粤语里有尽力吸取的意思。

  九叔接着说,制作榕须棍的第二个步骤,就是把被桐油滋润了10年的榕须锯下来,挂在屋梁上,尾端坠上二三十斤重的石锁,让其保持直而不弯,这个过程又需要5年左右,然后才能去皮成棍。

  左手棍不仅使用榕须棍,但见祠堂里整齐排列着各式木棍,九叔为我们将木料、名称一一道来,其中,有我们熟悉的藤、坤甸、酸枝等,也有闻所未闻的“狗骨”“石斑”“锦囊”,还有“东京”。

  “这条‘东京’,是我父亲留下来的。”九叔抽出它来介绍道,“你有没有留意它比其他的棍略短?那是因为上世纪70年代,要用单车运沙谋生,找不到合适的‘担仔’,最后唯有把它锯短来用了。”

  九叔叹了一口气:“可惜啊,现在要找一条好的‘东京’不容易了,即便用坤甸做棍,用的时间长了也会爆裂,但用‘东京’做的棍就不会。”

  经查资料,我们才知道,九叔所说的木料“东京”原来是明清家具用材七大“硬木”之一的铁力木,而东京木这一说法,似乎只有旧时广东和香港地区的人才会使用。据故宫博物院明清家具研究专家胡德生考证,东京木的东京,是指“东京湾”,即今天的北部湾。清光绪十二年(1886年)中法战争后,越南从中国保护国变为法国殖民地,河内被定名为“东京”,其与中国接壤的海域命名为“东京湾”,因此广东人也将来自越南中部、北部东京府之铁力木称为东京木。此木质地坚硬沉重,抗腐耐磨,不易变形,虫蚁不食,除了用作武术用棍,它更多是用作家具和大型建筑材料。

  时代变迁,当地的非遗传承重新火热起来。来武馆的学生不仅可学习左手棍法,还能耍长洲醉龙,甚至成为“雄狮少年”。九叔的“东京”也早已卸下做“担仔”的“兼职”,而被主人珍藏起来。它静静地矗立在棍架上,和其他修长笔挺的“左手棍”并肩,陪伴着新一代传承人的成长。

来源:中山日报   2022-02-04





旅游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