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应帮助中国废除不平等条约——在神户各团体欢迎宴会的演说① - 主要著述 - 孙中山故居纪念馆_伟人孙中山

首页 > 孙中山 > 主要著述 >

日本应帮助中国废除不平等条约——在神户各团体欢迎宴会的演说①

题名: 日本应帮助中国废除不平等条约——在神户各团体欢迎宴会的演说①
撰写时间: 一九二四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原载: 据《日本应助中国废除不平等条约——对神户各团体欢迎宴会演说词》(十一月廿八日在神户东方饭店),载《孙中山先生由上海过日本之言论》,广州、民智书局,一九二五年三月发行
出处: 黄彦编:《孙文选集》(下册),广州:广东人民出版社,2006.11
全文: 

                                       日本应帮助中国废除不平等条约
                                       在神户各团体欢迎宴会的演说①
                                        (一九二四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神户商业会议所、日华实业协会、我们中国领事和华侨诸君:
    今晚蒙诸君这样热诚的招待,兄弟实在是感激无量。我这回绕道神户,蒙日本各界人士一致热诚欢迎,就这种偶然经过的情形看,便可以知道中日两国国民是很亲善的。照中国同日本的关系说,无论讲到那一方面,两国国民都是应该要携手,协力进行,共谋两国前途的发展。譬如兄弟这次出来,是由南中国到北中国,就是由我的家内南边走到我的家内北边,绕道神户就像经过一个日本人的家庭一样。只由我的家内南边走到北边,便要经过你们日本人的家庭,专就交通一项说,中国同日本便有这样的密切。其他种种关系,都是不是很密切的?我们两国国民向来的口头禅,都说中国同日本是同种同文的国家,是兄弟之邦,两国国民应该要携手。从前日本的维新元老,在维新没有成功的时候,本有中日两国携手的提倡。现在日本维新已经成了功,但是中日两国国民的口头禅还没有达到目的。这是为什么原因呢?就是由于我们中国从前睡了觉,当中经过日本维新的几十年,中国是在梦中,毫不知道。经过近来世界的大变迁,和欧美势力东侵来压迫中国,中国也是在梦中,也是不知道。到十三年之前,中国才有革命。中国发生革命,是少数先知先觉的提倡,要把政治的改良,要把国民唤醒,要把国家的地位恢复到和从前一样,所以才有革命。
    ①  欢迎宴会由神户商业会议所、日华实业协会、阪神华侨联合会及中国驻神户总领事馆联合举办,是日晚在东方饭店举行。
    不过中国这次革命所处的时机,和日本从前维新的时机便大不相同。当日本维新的时候,欧美势力还没有完全东来,在东亚又没有别的障碍,日本整军经武、刷新政治都不受制正掣)肘,都是很自由,所以日本维新便能够完全成功。当我们中国十三年前革命的时候,欧美大势力老早侵入了东亚,中国四围都是强国,四围都是障碍,要做一件事便要经过种种困难,就是经过了困难之后,还不能达到目的。所以革命十三年,至今没有成功。我们革命党在中国这十几年以来,本来已经推翻了满清的旧皇帝,消灭了袁世凯的新皇帝,扫除了种种障碍,就是最近曹、吴的大军阀也被我们推倒了。在国内对于革命的障碍,都被我们消灭完了。我们在国内没有革命的障碍。既是没有革命的障碍,革命便应该可以成功,为什么还说不能成功,还不能达到圆满的目的呢?因为还有国外的障碍没有打破。这种国外的障碍,便是中国从前和外国所立的不平等条约。
    从那些条约的字面说,是很容易明白的。至于讲到内容,不但是中国人自己不明白,就是日本旁观的人也不容易明白。大概讲起来,那些条约的来源是从前中国和十几个外国所订立的。外国在中国定了那些条约,便和中国处于不平等的地位,便用来压迫中国,享种种特别权利。经过这次欧战之后,德国和奥国废除了那种条约,德国和奥国现在中国不能享特别权利。德国和奥国之所以废除了那种条约的原故,是因为他们是打败了的国家,被我们中国要求废除了的。近来俄国也废除了那种条约。俄国之所以要废除的原故,是因为俄国革命之后很主张公道,知道那种条约太不平等,对于中国太不讲道理,所以他们自己甘心绅正情)愿要废除那种条约,要送回俄国在中国所享的特别权利。那种不平等的条约,现在一共有三国是已经废除了,另外还有十几国没有废除,还是握我们中国的主权。
    那种不平等的条约究竟是一件什么东西呢?老实说,就是从前中国政府把我们国民押到了外国人所写的一些卖身契。现在拿到这种卖身契的还有十几国,就是我们还有十几个主人。我们现在是做十几国的奴隶,是十几国的殖民地。做一国的殖民地很容易,做到十几国的殖民地便很痛苦。譬如澳洲是英国一国的殖民地,加拿大是英国一国的殖民地,南非洲是英国一国的殖民地,纽丝兰①也是英国一国的殖民地,英国平时对于那些殖民地所享的权利很少,而所负的义务很大,那些殖民地的人民对于母国反要享很大的权利。我们中国做十几国的殖民地,那十几国只到中国来享特别权利,只来虐待中国人,毫不尽义务。所以我们中国人做人的奴隶,沾不到一点主人的恩惠,只是受虐待,只见有痛苦。逼到在中国之内无路可走,宁可跑到外国去做一国的奴隶,好像广东人就近便跑到香港,远一点便跑到南洋群岛和南北美洲一样。他们那些人跑到了外国之后,都是不想归家乡,自然是觉得做一国的奴隶,比做十几国的奴隶要愉快得多。中国现在是做十几国的殖民地,不是一个独立国家。中国的地位比较殖民地还要低一级,可以叫做“次殖民地”。说到我们的领土要大过美国,我们的人民有四万万要多过美国,美国是现在世界上顶富顶强的国家,我们中国有这样大的领土和这样众的民族,还不能成一个独立国家。推到这个原因虽然是很多,最主要的就是受那些不平等条约的压迫。我们现在不是一个独立国,是十几国的殖民地,中国人自己还不知道,我看日本人也不知道。
    ①  纽丝兰(New Zealand),今译新西兰。
    日本现在是东亚最强的独立国家,也是全世界列强之一。如果日本真是知道了中国是十几国的殖民地,用一个独立国家要来和殖民地相亲善,我看这是做不到的事。要明白这个道理,我有一段好故事,可以用来说明。我们广东从前有甲、乙两个朋友,甲是广州人,在广州很有势力,很有地位,可以说是一个绅士。乙是一个乡下的世仆(粤俗家庭中永久的奴仆之称,与北方老家奴的名称相似),还没有脱离奴隶的地位,后来到广州做生意,发了大财,也是很有势力,因为朋友的介绍,便认识甲,便和甲做朋友。有一日,那位甲的朋友请乙去吃饭,两个人都是很阔绰,摇摇摆摆去上酒席馆。正在街上走到得意的时候,忽然遇到了乙的主人,那位乙的主人是一个乡下佬,正从乡下上街来,没有穿什么好衣,又没有穿鞋,手内只拿一把大伞,走路很远,身体极疲倦。忽然遇到了乙,因为乙是他的世仆,所以他便不客气,便马上问乙说:“我许久不见你了,你是怎么样变到这样阔绰呢?你今天穿到这样好看,是到什么地方去呢?我走路疲倦得很,你替我拿拿这把大伞,跟我来听差罢。”乙因为是那位乡下佬的世仆,所以便不敢推辞,只得替他的主人去拿伞,同他的主人一路走。乙因为要替他的主人去拿伞,便不能同他的朋友甲去吃饭,因此甲要请他的朋友乙去吃饭的目的便不能够达到。我们叶,国和世界各国立了许多利益均沾的条约,日本自己还不觉得是中国的主人,日日反要来提倡中日亲善。这好比是甲要请他的朋友乙去吃饭一样,在路上忽然遇到了乙的主人,那位主人要乙去拿伞,甲当然是不能同乙去吃饭。中国现在就是一个世仆,不是一个自由人,有十几个主人。日本要来和我们亲善,要请我们吃饭,中国和日本同在一路走,不遇到中国的第一个主人,便要遇到中国的第二个主人,不遇到第三个主人便要遇到第四个主人,以至于第十几个主人。那些主人和中国人是决计没有错过之机会的,中国人一遇到了那些主人便要和他们拿伞,就是日本人很有请中国人吃饭的诚心诚意,也是请不成,也是不能达到目的。中国因此便不能和日本亲善。
    若是日本真有诚意来和中国亲善,便先要帮助中国废除不平等的条约,争回主人的地位,让中国人是自由身分,中国才可以同日本来亲善。照我们的口头禅,中国同日本是同种同文的国家,是兄弟之邦。就几千年的历史和地位讲起来,中国是兄,日本是弟。现在讲到要兄弟聚会,在一家和睦,便要你们日本做弟的人,知道你们的兄已经做了十几国的奴隶,向来是很痛苦,现在还是很痛苦,这种痛苦的原动力便是不平等的条约。还要你们做弟的人替兄担忧,助兄奋斗,改良不平等的条约,脱离奴隶的地位,然后中国同日本才可以再来做兄弟。
    据《日本应助中国废除不平等条约——对神户各团体欢迎宴会演说词》(十一月廿八日在神户东方饭店),载《孙中山先生由上海过日本之言论》,广州、民智书局,一九二五年三月发行①
    ①  另见一九二四年十二月五日上海《民国日报》第一、二版所载黄昌毂记《孙先生在大阪欢迎会上演说词》,内容相同而文字略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