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革命成功须先牺牲个人的平等自由—— 在黄埔陆军军官学校的告别演说① - 主要著述 - 孙中山故居纪念馆_伟人孙中山

首页 > 孙中山 > 主要著述 >

要革命成功须先牺牲个人的平等自由—— 在黄埔陆军军官学校的告别演说①

题名: 要革命成功须先牺牲个人的平等自由—— 在黄埔陆军军官学校的告别演说①
撰写时间: 一九二四年十一月三日
原载: 据《革命成功个人不能有自由团体要有自由——对黄埔军官学校告别词》(十三年十一月三日),载黄昌毂编:《孙中山先生演说集》,上海、民智书局,一九二六年二月初版
出处: 黄彦编:《孙文选集》(下册),广州:广东人民出版社,2006.11
全文: 

                                    要革命成功须先牺牲个人的平等自由
                                     在黄埔陆军军官学校的告别演说①
                                         (一九二四年十一月三日)
诸君:
    诸君今天在这地听讲的,有文学生,又有武学生。我今天到黄埔来讲话,是暂时和黄埔的学生辞别。辞别的原因,就是因为我要到北京去。
    这回北京事变没有发生以前的五六个月,便有几位同志从北京来许多信,催我先到天津去等候,说不久他们便可在北京发起中央革命。筹画这回事变的人数很少,真是本党同志的不上十个人。他们的见解,以为本党革命二十多年总是不成功,就是辛亥年推翻满清、成立民国,还不算是本党的主张完全成功。推究此中原因,就是由于从前革命都是在各省,效力很小,要在首都革命那个效力才大。所以他们在二三年前便在北京宣传主义,布置一切。到五六个月以前,便来了一个很详细的报告,说进行的成绩很好,军人表同情的很多,应该集合各省有力的同志在北京附近进行,只要几个月便可成功。当时各省有力的同志都是在本省奋斗,没有人能够到北京附近去进行;而且当时北京表面很安宁,一讲到首都革命在几个月之后便可成功,真是没有一个人敢信。就是我自己也看到很渺茫,也不敢相信。到江浙战事发生之后,他们又来催促,要我赶快放弃广东到天津去等,说首都革命很有把握,发动的时期就在目前,这个时期是千载一时的机会,万不可失。如果就广东的计画,由韶关进兵,先得江西,再取武汉,然后才想方法去定北京,那是很迂缓、很艰难的;假若放弃广东,一直到天津去发动一个中央革命,成功是很迅速、很容易的。我在当时以为要北京有事变发生才可以去,如果放弃广东的军队不用,先到天津去等候,恐怕空费时间,不大合算。所以约定他们,只要北京有事变发生之后,我马上便可以到北方去。并且一面把广东的军队集合到韶关,我也亲自到韶关督率各军前进,收复江西。我们已经有了一部份的军队进到万安、吉安了。
    ①  十月二十三日,冯玉祥(第二次直奉战争中任直方第三路军总司令)等在北京发动政变,推翻直系曹锟政府。次日发出和平通电,并特邀孙中山来京共商建设大计,孙中山于二寸·七日复电决定应邀北上。十一月三日下午,孙中山到黄埔军校检阅陔校师生及教导团一千五百余人、广东大学师生四千余人,随后在军校礼堂发表告别演说。^
    现在大家都知道,北京发生了事变。当这次事变最初发生的时候,很像一个中央革命。我们对于以前的情况不明嘹,现在就发生事变时候的情形而论,可以决定是我们同志的筹画。但是最近中央的大力量不是在革命党之手,还是在一般官僚军人之手。拿这次变动的结果看,毫不能算是中央革命,这次变动毫没有中央革命的希望。既是没有中央革命的希望,我何以还要到北京去呢?我因为践成约起见,所以不能不去。他们在北京奋斗,费了许多大力,才有这次的变化。变化之后,对于本党表同情的只有几个师长、旅长,普通兵士都是莫明其妙。以少数的师长、旅长来做极重大的中央革命,一定是很难成功的。就是在事变发生之初,我便进京同他们合作,想造成一个宏大的中央革命,也不容易做到。不过经过这次事变之后,可信北京首都之地的确是有军队来欢迎革命主义的。从今以后,只〈要>有人在北京筹画中央革命,一定可以望天天进步。这次虽然不能造成一个中央革命,以后进步,可以望造成一个大规模的中央革命。并且知道北方的军队和人民也有天良与爱国心,有了天良与爱国心,就可以受革命党的感化。我们从前看到北方的空气龌龊,官僚卑下,武人野蛮,人民没有知识,以为那些人用革命主义的力量不能够感化。但是在今天看起来,从前的观察实在是错误。北京也可以做革命的策源地,造成一个革命的基础。现在的事变虽然不是完全的革命举动,不能说将来便不能再起革命。只要此时用功去做,以后或者可以得好结果。就是能不能得好结果,此时不能预先知道,但是可以推测彻底的革命一定可以在北京发生。因为有这种希望,所以我为答北方同志的欢迎起见,决定去北京。
    我这次到北京,不但是本党同志欢迎,就是各省的反直派也是很欢迎的。我相信一定可以自由行动。将来自由行动的结果究竟是怎么样,虽然不能逆料,但为前途发展起见,此时也不能不去。大家又不可以为我到北京之后,马上就能发起一个中央革命。不过借这个机会,可以做宣传的工夫,联络各省同志,成立一个国民党部,从党部之内成立革命基础。能不能够达到这个目的,预先固然不能断定,但是只要有革命的方法,便可以进行。
    今天到此地来听讲的,有文学生,又有武学生,便可以借这个机会研究革命的方法。我也可以借这个机会,把革命的方法拿来和诸君谈谈。诸君现在都负得有革命的责任,在外面奋斗,应该用什么方法才可以成功呢?要革命成功,中外古今,在中央进
行的当然是很容易,就是在各地方进行也有成功的。地方革命也算是一种办法。所以研究革命方法,要除去空间问题,另外从旁方面着想。
    近二三十年来,革命风潮是从什么地方发生呢?是从什么地方传进中国来的呢?中国感受这种风潮是些什么人呢?革命的这种风潮,是欧美近来传进中国来的。中国人感受这种风潮都是爱国志士,有悲天悯人的心理,不忍国亡种灭,所以感受欧美的革命思想,要在中国来革命。但是欧美的革命思想一传到中国来,便把中国的旧思想打破。试看近二三十年来,中国革命党在各地奋斗,成功的机会该有多少?而每次成功之后又再失败,原因是在什么地方呢?我们的革命失败,是被什么东西打破的呢?大家知不知道呢?是不是敌人的大武力打破的呢?是不是旧官僚的阴谋打破的呢?又是不是中国的旧思想打破的呢?这都不是的。究竟是什么东西打破的呢?大家做学生的人大概都不知道。依我看起来,就是欧美的新思想打破的。中国的革命思想本来是由欧美的新思想发生的,为什么欧美的新思想发生了中国的革命,又能够打破中国的革命呢?这个理由非常幽微奥妙,不是详细研究,很难得明白。^
    欧美的革命思想是什么呢?这就是大家所知道的自由平等。自由、平等是欧美近一百多年来最大的两个革命思想。在法国革命的时候,另外加了一个口号,叫做博爱。由于自由、平等与博爱的思想,便发生法国革命。中国近来也感受了自由平等的思想,所以也起了革命。革命成了事实之后,又被这种思想打破,故革命常常失败。我们革命之失败,并不是被官僚武人打破的,完全是被平等自由这两个思想打破的。革命思想既是由于平等自由才发生,何以又再被平等自由来打破呢?这个道理从前毫不明白,由于近十几年来所发生的事实,便可以证明。
    大家知道革命本是政治的变动,说到政治,究竟是做些什么事呢?就“政治”两个字讲,“政”者众人之事也,“治”者管理众人之事也。管理众人的事,就是“政治”。换而言之,管理众人的事,就是管理国家的事。这个道理,许多军人多不明白。譬如这次北方发生事变,本是少数军人的举动,这种事变本来就是革命。他们发动了革命,就是发生了政治变动。他们在事前储蓄得有这种大动力,能够发生政治变动。政治变动已经发生了,而他们通电还是说不懂政治。这好比是一架发电机,能够发生大电力的部份就是磨打①。如果一个大磨打能发生几万匹马力的电,用这样大的电力去行船,每小时便可走几十英里;用这样大的电力去做工,便可运动很多机器,制造很多货物;用这样大的电力去发光,便可装成无数电灯,照很大的城市。像这样磨打,如果能够知道他所发生电力的用处,又用之得当,便可以做种种有利益的事业;若是不知道他所发生电力的用处,或者是用之失当,便要杀人,到处都是很危险。现在北京有政治原动力的军人已经发生了政治变动,尚且说不懂政治,这好比是磨打自己发生了电力之后,不知道用处,当然是有极大的危险。至于有大原动力的军人,日日在政治范围中活动,而没有政治的知识,那种对于众人的危险,比较磨打当然是更大,又更利害。大家现在如果还不明白这个道理,可以读我的《民权主义》,便能够了解。
    中国革命之所以失败,是误于错解平等自由。革命本来是政治事业。如果当军人的说不懂政治,又好比是常人说不懂食饭、穿衣、睡觉一样。食饭、穿衣、睡觉都是做人的常事,是人人应该有的事,试问一个人可不可以不知道做人的常事呢?无论那一个人,都是应该要知道做人的常事的。大家都能够知道做人的常事,就是政治。大家能够公共团结起采做人,便是在政治上有本领的人民。有本领的人民组织成强有力的国家,便是列强;没有本领的人民所组织成的国家,便是弱小。弱小都是被列强压迫的。无论那一个国家,不管他是不是强有力,只要号称国家,都是政治团体。有了国家,没有政治,国家便不能运用;有了政治,没有国家,政治便无从实行。政治是运用国家的,国家是实行政治的。可以说国家是体,政治是用。根据这个解释,便知道政治的道理简而易明,并非是很奥妙的东西。大家结合起来,改革公共的事业,便是革命。所以说革命就是政治事业。中国近来何以要革命呢?就是因为从前的政治团体不好,国家处在贫弱的地位,爱国之士总想要改良不好的旧团体,变成富强的地位。这种改良要在短时间或者是一朝一夕之内成功,便是革命。
    ①  磨打(motor),今泽马达。^
    我们发生了革命,为什么又被平等自由的思想打破呢?因为做人的事,在普通社会中有平等自由,在政治团体中便不能有平等自由。政治团体中的分子有平等自由,便打破政治的力量,分散了政治团体。所以民国十三年来革命不能成功,就是由于平等自由的思想冲破了政治团体。就政治团体的范围讲,或者是国家,或者是政党,就平等自由的界限说,或者是本国与外国相竞争,或者是本党与他党相竞争,都应该有平等自由。不能说在本国之内,或者是在本党之内,人人都要有平等自由。我们中国人讲平等自由恰恰是相反,无论什么人在那一种团体之中,不管团体先有没有平等自由,总是要自己个人有平等自由。这种念头最初是由学生冲动,一现成事实之初,不知道拿到别的地方去用,先便拿到自己家内用,去发生家庭革命,反对父兄,脱离家庭;再拿到学校内去用,闹起学潮来。这种事实,在大家当然是见得很多,做得也很多。大家要闹学潮,或者自以为很有理由,所持的理由总不外乎说先生管理不好,侵犯学生的平等自由,学生要自己的平等自由不被先生侵犯,要争回来为自己保留,所以才开会演说,通电罢课,驱逐先生。拿这个理由来闹风潮,口口声声总是说革命,实在不知道革命究竟是一回什么事,不过拿学校做自己的试验场,用先生供自己的试验品罢了。
    我们革命党内的情形也是这一样。革命的始意,本来是为人民在政治上争平等自由。殊不知所争的是团体和外界的平等自由,不是个人自己的平等自由。中国现在革命都是争个人的平等自由,不是争团体的平等自由,所以每次革命总是失败。中国革命风潮发生最早的地方是在日本东京,当时都是以留学生为基础,留学生最盛的时代有两万多人。那些留学生都是初由中国各县到日本东京,头脑极新鲜,很容易感受革命的思想,一感受了革命思想之后便集会结社,要争平等自由。但是他们那种争平等自由的目的,都不知道为团体去用,只知道为自己个人来用。所以当时结成的团体虽然是风起云涌,有百十之多,但是不久所有的团体便烟消云散。团体存在最久的不过是一两年,短时间的都只有几个月,便无形消灭。那些团体为什么那样容易消灭呢?我以为很奇怪,便过细考查那些团体的内容,始知道那些团体当初结合并没有什么特别主张,只知道争个人的平等自由;甚至于在团体之中并没有什么详细章程,凡事都是乱杂无章,由各人自己意气用事,想要怎样做便是怎样去做,所谓人自为战。真是强有力的人,或者能够做成一两件事;大多数都是一事无成,只开一个成立会,大家到会说些争平等自由的空话,便已了事。因为大家都是为个人争自由平等,不为团体去争自由平等,只有个人的行动,没有团体的行动,所以团体便为思想所打破,不久就无形消灭。学生在求学的时代便是这种行动,到了后来为国家做事,一切行动不问可知。
    更有许多无路可走的学生,毫不知道政治社会的道理及中国的国情,又想在社会上出风头,便惊正标)奇立异,采欧美没有根据的新学说,主张革命要无政府,自称为无政府党。殊不知道革命的目的,就是要造成一个好政府。他们这种主张,在政治原理上自相矛盾,真是可笑已极。推到无政府的学说之来源,是发生于俄国。俄国学者之所以要主张无政府,就是因为从前俄国的旧政府太专制,为万恶之源,人民痛苦难堪,所以社会上便发生无政府学说的反抗。俄国创造无政府学说的祖宗,就是大家所知道的巴枯宁。其后又有一个王子叫做克鲁泡特金,用科学的道理,把无政府的学说推到极端。这种无政府的学说,在俄国可算是极发达。从前俄国应用这种学说来革命,许久都不能成功。俄国发生这种革命是继法国革命之后,有了一百多年都不能成功。到七年之前再发生一种革命,一经发动便大功告成。
    我们中国革命以前的不讲,只说最近的到今日也有了十三年。这十三年的革命还是不成功。推到俄国从前一百多年的革命不能成功,我们中国近十三年的革命也是不成功。俄国七年前的革命便彻底成功,这个原因是在什么地方呢?简而言之,俄国近来革命之所以成功的道理,就是由于打消无政府的主张,把极端平等自由的学说完全消灭。因为俄国有这种好主张,所以他们近来革命的效力,比较美国、法国一百多年以前的革命之效力还要宏大,成绩还要圆满。他们之所以能够有这种美满成绩的原因,就是由于俄国出了一个革命圣人,这个圣人便是大家所知道的列宁。他组织了一个革命党,主张要革命党有自由,不要革命党员有自由。各位革命党员都赞成他的主张,便把各位个人的自由都贡献到党内,绝对服从革命党的命令。革命党因为集合许多党员的力量,能够全体一致,自由行动,所以发生的效力便极大,俄国革命的成功便极快。俄国的这种革命方法,就是我们的好模范。^
    中国革命十三年来都是不成功。你们黄埔的武学生,都是从各省不远数百里或者是数千里而采,到这个革命学校来求学,对于革命都是有很大希望、很大抱负的;广大的文学生,今日也是不远数十里到黄埔来听革命的演说,研究革命的方法,对于革命的前途也当然是很希望成功的。大家要希望革命成功,便先要牺牲个人的自由、个人的平等,把各人的自由平等都贡献到革命党内来。凡是党内的纪律,大家都要遵守;党内的命令,大家都要服从。全党运动,一致进行。只全党有自由,个人不能自由,然后我们的革命才可以望成功。如果不然,像这次北京发生事变之后有了好机会,当初我以为少数同志发动便可以成功,但是他们不知道革命的道理和方法,所以虽得机会,亦恐空白错过了。假若在这次北京事变发生以前,大家早向北方去活动,或者可以做成功,到现在已经成了没有希望。以后要革命成功,还要另外研究方法。从前革命之失败是由于各位同志讲错了平等自由,从今而后要革命成功,便要各位同志改正从前的错误,结成一个大团体,牺牲个人的平等自由,才能够达到目的。现在想要造成这种团体,便要有好党员。诸位文学生同武学生都是有知识的阶级,都应该明白这个道理。
    中国把社会上的人分作士农工商四大类。商人居于最末级地位,知识极简单,他们独一无二的欲望总是惟利是图,想组织大公司,赚多钱。但是股东一投资之后,不能就说要分红利。商人在当初组织公司,参加合股的时候就想要分红利,要达到赚钱的目的,是决计没有的事。无论什么愚蠢的商人,先也知道要拿本钱去附股,附股之后究竟可以赚多少钱,也不能预先决定。不过希望要将来能够赚钱,现在就不能不投资;希望要将来能够赚多钱,现在就不能不多投资。我们革命党都是有知识阶级的,都是聪明过商人,结成一个团体来革命,是不是应该先就要把本钱拿出来呢?这个道理不必详细讲,诸君当然可以明白。商人做生意的资本是钱,我们革命的资本是什么东西呢?商人附股是拿出钱采,我们参加革命党要贡献什么东西呢?我们参加革命党,要贡献的东西就是自己的平等自由。把自己所有的平等自由都贡献到党内,让党中有全权处理,然后全党革命才有成功的希望。全党革命成功之后,自己便可以享自由平等的权利。中国发大财的实业有汉冶萍公司、有开滦公司、有招商局,他们那些公司在组织之初,各股东都是有很大的牺牲,投了很大资本的,好像革命党要先拿出个人的平等自由一样。假若那些资本家不先拿出多本钱,现在何以能够多分红利呢?他们因为想到了要现在多分红利,所以从前便多投资本,牺牲一切。革命的道理,不管大家知道不知道,只要能够学商人,便能够成功。商人本是多财善贾,根本上还是要有本钱才成。没有本钱,什么生意都不能做。许多革命党不肯牺牲个人的平等自由,就是没有本钱。他们以为一参加革命,就是为争自己眼前的平等自由。商人要分红利,必须有时间问题。以商人的思想简单,尚知道有时间问题,尚知道要等候,难道我们有知识的阶级尚且不如商人吗?党员在党内不能任意平等自由,好像股东在公司之内不能任意收回本钱一样。大家要来参加革命,头一步的方法就是要学商人拿出大本钱来。我今天到此地讲话,是要离开广东北上,临别赠言。没有别的话,就是要大家拿出本钱来,牺牲自己的平等自由,更把自己的聪明才力都贡献到党内来革命,来为全党奋斗。大家能够不负我的希望,革命便可以指日成功。
    据《革命成功个人不能有自由团体要有自由——对黄埔军官学校告别词》(十三年十一月三日),载黄昌毂编:《孙中山先生演说集》,上海、民智书局,一九二六年二月初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