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革命虽遭列强阻挠但必能成功——与广东岭南大学美籍教授布里格姆女士的谈话(英译中) - 主要著述 - 孙中山故居纪念馆_伟人孙中山

首页 > 孙中山 > 主要著述 >

中国革命虽遭列强阻挠但必能成功——与广东岭南大学美籍教授布里格姆女士的谈话(英译中)

题名: 中国革命虽遭列强阻挠但必能成功——与广东岭南大学美籍教授布里格姆女士的谈话(英译中)
撰写时间: 一九二四年十月二十日报载
原载: 译自“Sun Yat-sen Blames Powers for Plight”,New York Times,October 20,1924,page l9(《孙逸仙就时局指责列强》,载一九二四年十月二十日《纽约时报》第十九页)(陈学章、程怀、张金超译)
出处: 黄彦编:《孙文选集》(下册),广州:广东人民出版社,2006.11
全文:                                       中国革命虽遭列强阻挠但必能成功
                         与广东岭南大学美籍教授布里格姆女士的谈话(英译中)①
                                      (一九二四年十月二十日报载)②
    尽管世界列强试图阻挠中国革命,但中国人民坚信革命必能成功,中国终将统一并成为一个幸福的国家。中国南方政府总  统③孙逸仙博士在最近一次会见广州岭南大学(Canton Christian College)英语教授格特鲁德·R·布里格姆博士时如是说。
    …………
    “当中国统一之时,印度也将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孙博士说,“现在,只有欧洲黩武主义势力企图阻挠这一进程。日本人想发起一场亚细亚运动。欧美政府则想发动另一场战争,他们对上次的战争并不满意,而想发动下一场战争。我要谴责这些文明大国,他们不愿看到中国走上自己的革命道路,时而加以阻挠,动辄遏制。你们美国人民革命成功,在北美建立起合众国,赢得了和平。
    ①  孙中山在大元帅府接见布里格姆(Gertrude R.Brigham)女士,在座者有孙夫人宋庆龄以及大本营专理对外宣传事宜秘书马素、航空局局长兼大本营秘书陈友仁。布里格姆来华在岭南大学执教前,曾是《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华盛顿前锋报》(The Washington Herald)编辑并任职于美国考古研究所的官方出版物《艺术与考古》(Art and Archaeology)。
    ②  谈话日期不详。布里格姆记录的访谈摘要,由不久前返美的岭南大学校长香雅各(James McClure Henry)于十月十九日在纽约北长老会总部公布。参加晤谈的马素,由孙中山于九月五门任命为外事秘书。据此,则这次谈话当在九月上旬至十月中旬之间。所标者为《纽约时报》报道谈话的日期。
    ③  原文为President,当时孙中山的职衔足陆海军大元帅。^
    “我们希望以你们为榜样。我们要通过革命,在中国改变所有的旧制度,建立一个新制度。但是,那些所谓的文明大国总是支持反革命派。帝国主义列强一直在阻挠中国革命上不遗余力。
    “革命是一种自然的力量,正如山顶之落石,决不会中途而止,只有从山顶滚落到山脚,它才会停下来。中国的革命也是如此。尽管列强想阻挠我们中国人民所信仰的革命,哪怕是这些列强,哪怕是英国,哪怕是帝国主义势力,但我们深信,革命必将成功,中国定会统一,定会成为一个和平的国家。
    “请转告美国人民,不要让你们的政府推行任何支持反革命的措施。毕竟,我们是以你们为榜样,走你们先贤走过的道路。”
    孙博士坦然承认俄国为朋友。“在旧的帝国主义制度下,俄国是中国的敌人,但今天俄国是我们的朋友。”他说,“中俄友谊在两国之间的协定中就有所反映,协定废除了外国人在华的治外法权。俄国放弃庚子赔款,所做的比美国更为彻底。中俄两国千里接壤,我们在敌友界线的划分上相一致,我们也认定彼此应该做朋友。这是当前中国外交政策的重点。俄国是唯一对我们友好的国家,而其他国家都在压迫我们。不管现在如何评论俄国,它毕竟是一个大国。大家对共产主义的恐惧不会妨碍我们与俄国的友谊。”
    “当日本结合成为有机体时,列强感到害怕;他们一意孤行,同样不愿看到中国结合成为有机体。倘若容许吴佩孚以武力统一的信条征服中国,到时你们将亲见‘黄祸’(yellow peril)。吴佩乎想用军事征服中国,英国和美国就来助纣为虐。他反对协商解决问题。我本可以实现中国统一的。
    “除非我们大力发展实业,使中国走上工业化道路,否则我们不可能成功。中国基本上还是一个农业国,人口众多,这也导致匪患。
    “你们国务院追随英国唐宁街(Downing Street)①的政策。在中国革命兴起之前,英国还对我从事的革命工作表示同情。在印度曾有这样的箴言:‘孙逸仙能做的,印度人也能做。’印度人民也想做同样的事情。英国情报人员发现了他们的标语后,英国便转而反对我,希望以此遏制中国的革命运动。印度是大英帝国的枢石(key-stong),不过我们可以预言,任何帝国都不可能永久存在。”
    当问及是否有意造访美国时,孙博士诙谐地说:“我不过是个苦力,是个劳工,上不了岸的。”
    孙夫人曾在美国受过教育,毕业于佐治亚州梅肯市威斯里安学院(Wesleyan College)②,当问及是否愿重游美国时,她回答说:“这是我最大的愿望,在孙博士完成他的事业后,我甚盼前往。”孙博士补充说:“我不认为你也能够去,苦力的妻子是不让在美国登陆的。”陈博士③接过来说:“如果美国废止排华法案,孙夫人那时或可成行。”
    译自“Sun Yat-sen Blames Powers for Plight”,New York Times,October 20,1924,page l9(《孙逸仙就时局指责列强》,载一九二四年十月二十日《纽约时报》第十九页)(陈学章、程怀、张金超译)
    ①  英国首相官邸在伦敦唐宁街十号,故通常以唐宁街为英国政府代称。
    ②  即指威斯里安女子学院(Wesleyan Collegc for Women)。
    ③  陈友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