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伐曹锟吴佩孚通令① - 主要著述 - 孙中山故居纪念馆_伟人孙中山

首页 > 孙中山 > 主要著述 >

讨伐曹锟吴佩孚通令①

题名: 讨伐曹锟吴佩孚通令①
撰写时间: 一九二四年九月五日
原载: 据《中华民国十三年九月五日大元帅令》,载广州《陆海军大元帅大本营公报》第二十五号,一九二四年九月十日
出处: 黄彦编:《孙文选集》(下册),广州:广东人民出版社,2006.11
全文: 

                                          讨伐曹锟吴佩孚通令①
                                          (一九二四年九月五日)
大元帅令
    去岁曹琨[锟]骫法行贿,渎乱选举,僭窃名器,自知倒行逆施为大义所不容,乃与吴佩孚同恶相济,以卖国所得为穷兵黩武之用,藉以摧残正类,消除异己,流毒川、闽,四海同愤。近复嗾其鹰犬隳突浙江,东南富庶,横罹锋镝。似此穷凶极戾,诚邦家之大憝,国民之公仇。比年以来,分崩离析之祸烈矣。探其乱本,皆由此等狐鼠凭藉城社,遂使神州鼎沸,生民邱墟。
    本大元帅夙以讨贼戡乱为职志,十年之秋视师桂林,十一年之夏出师江右,所欲为国民翦此蟊贼。不图宵小窃发,师行顿挫,遂不得不从事于扫除内孽,绥辑乱余。今者烽燧虽未靖于东江,而大战之机已发于东南,渐及东北,不能不权其缓急轻重。古人有言:“豺狼当道,安问狐狸?”故遂尅日移师北指,与天下共讨曹、吴诸贼。此战酝酿于去岁之秋,而爆发于今日,各方并举,无所谓南北之分,只有/顷逆之辨。凡卖国殃民多行不义者,悉不期而附于曹、吴诸贼;反之,抱持主义,以澄清天下自任者,亦必不期而趋集于义师旗帜之下。民国存亡决于此战,其间绝无中立之地,亦绝无可以旁观之人。凡我各省将帅,平时薄物细故悉当弃置,集其精力从事破贼,露布一到,即当尅期会师。凡我全国人民,应破除为正苟)安姑息之见,激厉勇气,为国牺牲。军民同心,以当大敌,务使曹、吴诸贼次第伏法,尽摧军阀,实现民治。十三年来丧乱之局于兹敉平,百年治安大计从此开始,永奠和平,力致富强,有厚望焉。布告天下,咸使闻知。
                                                                (中华民国陆海军大元帅之印)
                                                                   中华民国十三年九月五日

    据《中华民国十三年九月五日大元帅令》,载广州《陆海军大元帅大本营公报》第二十五号,一九二四年九月十日
    ①  九月三日江浙战争爆发,以直系的江苏督军兼苏皖赣三省巡阅使齐燮元、福建督理孙传芳为一方,皖系的浙江军务善后督办卢永祥为另一方。孙中山视卢永祥为友军,决定乘时北伐,并于十二日将大本营移设韶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