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邓泽如等告两广革命军战况并嘱筹饷函① - 主要著述 - 孙中山故居纪念馆_伟人孙中山

首页 > 孙中山 > 主要著述 >

致邓泽如等告两广革命军战况并嘱筹饷函①

题名: 致邓泽如等告两广革命军战况并嘱筹饷函①
撰写时间: 一九O七年十月八日
原载: 据亲笔原函影印,载邓泽如辑:《孙中山先生廿年来手札》卷一,广州、述志公司,一九二七年一月出版
出处: 黄彦编:《孙文选集》(中册),广州:广东人民出版社,2006.11
全文:                                        致邓泽如等告两广革命军战况并嘱筹饷函①
                                             (一九O七年十月八日)②
泽如兄暨同志诸君惠鉴:
    五月七日曾发第十八号函,想已收到。比维文明进步,忧国思潮与时俱长,为慰。弟前函云数月以来,两广革命军已竖旗起义,破城略地,电报纷传,想我同志诸兄闻其慨正概)矣,今更以详情一一述之。
    弟自南来,即欲经营大军在钦廉发起,以东西兼顾,沛然进取。躬自经营者数月有余,又得海外同志之协力,联合好义敢死之士,输运新式枪械,百事俱备,乃于中历七月二十四与虏兵战于钦州之王光山,大破之。《法兰西新闻》论之曰:“此处革命军不知用何战术,能一战而去敌兵四分之三,可称奇捷”云云。可见革命军之名誉矣。二十七日乘胜进攻防城县,一鼓破城,生擒知县等官,责其不知大义,身为汉奸,尽诛之。安抚居民,秋毫无犯,民心大悦,醵金备烧猪、炮竹以欢迎义军。各乡之民携械从军者万余    人。即晚全军出城,进取钦州,虚围其城以诱虏兵来救。八月初三日全军直趋灵山,初五六两日连破横州、永淳两县(皆广西省南宁府属)。十日之内,全军二万余人连破数城,军威甚壮,虏兵不战而降,或一战而溃。
    ①  孙中山于一九O七年三月被日本政府劝令出境,至越南河内设立总机关,一年之内在粤桂滇边境发动多次起义,经费则主要向华侨募集。邓泽如是褂罗庇膀(Kuala Pilah,简称庇膀,另译瓜刺比膀,今又译瓜拉比拉)侨商,该埠隶于英属马来联邦(The Federated Malay States)森美兰邦(The State of Negri Sembilan),本年十二月褂罗庇膀成立同盟会分会后担任会长。此函发自河内。
    ②  函末所署月日应为阴历。因函中提及阴历七月二十七日(按:应为二十八日)破防城后“十日之内……连破数城”,已是八月上旬即公历九月中旬事,而此函显然写于其时之后,函末所署九月二日当折算为公历十月八日。^
    现在全军进取南宁府城,以南宁为广西之中心点,得南宁则北取桂林以出湖南,东取梧州以出广东,革命之基础可固。惟虏廷亦十分提防,现尽调广西之兵往救南宁,又调广东之重兵以驻钦廉,欲以两广之全力与革命军决战。我革命军亦尽锐相持,以决胜负。若能破其救兵,则南宁可得;南宁既得,则两广易定。
    因现时两广之兵皆聚于南宁一带,若南宁既破,则前无强敌,大军所至,迎刃而解矣。此为胜负之关头,革命军第一级之著手处也。今日接电报,虏廷既已调湖北军来会战。夫以新起之革命军敌三省之兵,闻者或代为忧虑,然弟已夙计及此,早为预备,不日广东将有义(师)起而响应,使虏朝东西不能兼顾。至于湖北之兵,恐长江有事不敢遽来;若其果来,则长江义师乘虚而起,愈为得手,此可无足忧虑者。今之所急,惟在尽力帮助攻取南宁之革命军,使得早日破敌耳。
    夫虏廷既合两广之兵力以救南宁,我同志亦必合全群之力以接济南宁之革命军,然后可以必胜。现今革命军好义有勇,人心坚定,固可以进取无前;惟必须接济军需,使其军械足用,军饷不缺,然后声威大振,势力增加,此为目前最要之事。披坚执锐血战千里者,内地同志之责也;合力筹款以济革命者,海外同志之任也。今内地同志既为国民出死力以求自由,切望同志诸兄慷慨仗义,筹款接济,以充拓革命军之实力,使得一战破敌,斯则同志诸兄之责任,而国民之所属望者也。弟已与各国枪炮厂约定,新式枪炮随时可以购买;而近日革命军已占领钦州沿海岸,随时可以运送军械。今所缺者,为购械之款耳。
    望我同志诸兄接此信后,即照弟前函所言,由同志中举出妥员专任运动筹款之事。当此义声霆震之际,不独同志踊跃尽力,即平日来当联合之人亦必乐于助义,宜不分畛域,以期迅集巨款。能于信到后七八日内筹得,以济军需,则革命军知海外同志之热心公义,且卫顾同盟兄弟如手足之相救、唇齿之相依,必然勇气百倍,奋力立功,以慰海外同胞期望之殷。而且军需既裕,则兵精粮足,必能打破此胜败关头;虏兵既破,南宁既得,则两广指日可定。有两广以为根本,治军北上,长江南北及黄河南北诸同志必齐起响应。成恢复之大功,立文明之政体,在此一举。
    我同志诸兄筹饷之功,必与身临前敌者共垂千古而不朽矣!南宁破后,弟即于该处建立军政府,使各道革命军有所统系。届时必详定章程:凡捐资助款者,计期必厚利偿还,从丰报酬;其助饷尤巨者,并于国中开浚各种利源时优给以权利。弟知同志诸兄急公好义,必不因报酬之有无以为轻重,惟报施之道本宜如此,且亦可对外而劝捐。请兄举定妥员后,凡捐资助饷者皆由经理员给回收条,电汇香港上环德辅道三百零一《中国日报》胡展堂①收,即由胡君一面发回收条,一面电汇弟处。将来军政府成立后,即照总收条以为报酬,皆可预为对同志诸兄告者,此也。
    ①  胡汉民,字展堂。^
    附呈两广革命军《布告海外之同胞》多张,祈即广布各埠华商,以资观感。当兹国民革命已睹萌芽,祈同志诸兄鼎力同心,以慰国民之望,坚革命军之志,不胜盼切。
    专此奉托,敬请
公安
                                                            弟孙文谨启  九月二日
    据亲笔原函影印,载邓泽如辑:《孙中山先生廿年来手札》卷一,广州、述志公司,一九二七年一月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