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州起义经过与中国革命前景——在横滨与纽约《展望》周刊记者林奇的谈话(英译中)① - 主要著述 - 孙中山故居纪念馆_伟人孙中山

首页 > 孙中山 > 主要著述 >

惠州起义经过与中国革命前景——在横滨与纽约《展望》周刊记者林奇的谈话(英译中)①

题名: 惠州起义经过与中国革命前景——在横滨与纽约《展望》周刊记者林奇的谈话(英译中)①
撰写时间: 一九O一年三月二十三日刊载
原载: 纽约《展望》周刊第六十七卷第十二期,一九O一年三月二十三日出版)
出处: 黄彦编:《孙文选集》(中册),广州:广东人民出版社,2006.11
全文: 

                                        惠州起义经过与中国革命前景
                               在横滨与纽约《展望》周刊记者林奇的谈话(英译中)①
                                     (一九O一年三月二十三日刊载)②
    孙逸仙乐意地谈及他最近组织的革命活动③。他取下地图,指出作战地点和起义者的进军路线。说明他们失败的原因,仅是由于缺乏弹药,他们指望从一个日本承包商④那里取得弹药,但那人欺骗了他们。
孙逸仙说:“对于斗争的结局,我们毫不气馁,事实上恰好相反。因为起义表明,我们的人一旦获得适当的武装并且作好大举的准备,就能轻易地打败清军。”接着,他谈及起义的详情。
战斗仅仅持续了二十天。他从不到六百人开始,这些人只有三百支来福枪。每支枪三十发子弹。十天之内,他们从清军手中夺取了一千支来福枪。到二十天结束时,他们的人数也由六百增加到二万。第一场战斗发生在沙湾附近,这里紧靠英国新领土香港对面的边界。边界由英国人管辖,由于英国人偏袒清军,在这里逮捕了不少起义者。因为这个缘故,他们朝东北方向挺进,并在沙湾与三多祝之间进行了十二场战斗,所有这些战斗都打了胜仗。在最后一仗中,他们的弹药完全耗尽。打完了最后的弹药,显然已无法守住阵地,他们便悄悄解散回家。孙说:“但即使到了那个时候,他们也不愿意解散,要是我能及时赶到那里,他们没有弹药也将坚持战斗。可是当时我正在邻国忙于准备工作,他们就只好解散了。”起义者一共只牺牲了五个人,而清军有五百人被击毙,一百人被俘。起义者占领了两个重镇和许多村庄,他们严禁任何劫掠和纵火行为,人民很快转而拥护他们。
    ①  孙中山在惠州起义失败后寓居横滨期间,曾同意林奇(George Lynch)来函请求,在宅所接收其访问。林奇的访谈录对孙中山使用第三人称。
    ②  具体时间不详。此据纽约《展望》周刊发表访谈录的日期标出。
    ③  指惠州起义。
    ④  指中村弥六。^
    ……在听了孙关于这个小战役经过的叙述以后,我问他是否认为,除进行一次革命外,中国便没有实现改革的希望?他回答说:“凡是了解中国朝廷,了解包围和影响皇帝的那些人物的,谁都应当知道,清朝皇帝没有能力去有效地实行中国所需要的激烈改革。”孙逸仙及其朋友们的抱负,是发动一次有如三十年前日本所发生的革命①,希望在中国实现日本化。他满怀信心地认真谈论这一题目。我问及中国人民是否会像日本人那样,准备实行改革,他答道:“如果中国人民得到合适的领袖人物的率领和指导,他们是一定愿意的;大多数人民都会依照他们所得到的指示去做。”于是他就以热烈的态度,简直是热情洋溢地谈到了他的同胞的优越性——他们的高超智慧、他们的模仿力以及学习新事物和汲取新思潮的能力,都超过日本人。他说:“日本人用了三十年才办到的事情,我们最多用十五年就能办到。”他并且提出很多技艺和工业的例子来支持他的论点。………他久久地畅谈他的目标和计划。他拥有一批优秀的、被他称为新式中国青年的追随者,他们曾在英国、火奴鲁鲁和日本等地受教育,其中一些人家道殷实,必要时能为革命提供需要的资金,因为他们相信这是拯救祖国的唯一方法。
    ①  指明治维新。
    孙逸仙说:“我们开始下一次努力将会遇到极大的困难。”当一次起义或暴动扩展成革命规模之时,他希望西方国家将保持中立,不要加以干涉。
    我评论说:“这确是一个伟大的抱负。”^
    他喷出一大口雪茄烟,开始在房里踱步,徐缓地说:“是的,这是值得人们为之奋斗终生的理想。”然后他继续谈及中国,谈到它的辽阔土地、众多人口和尚未开发的资源,谈到一旦发生像日本有过的那样一场伟大觉醒时中国未来发展的可能性。
    我暗示,实现他的抱负将会酿成真正的“黄祸”。他回答说:“中国人本质上是一个爱好和平的而不是好战的民族。”他说:“我们已达到了这种地步,这是你们正在开始以召开海牙会议来努力达到的。产生黄祸的唯一可能会是在工业竞争的形式之中;但在变动了的情况下,生活舒适的程度和工资的比率将会很快上升,因此,无需再把中国劳工廉价输出到世界其他地方去。”他以日本近三十年来工资和物价的迅速增长作为例证。他笑着说:“你对新式的中国人有些什么想法?我料想你没有见过我们当中的许多人,尽管他们在美国和日本比你想象的还要多,他们都被共同的希望和抱负所鼓舞。”
    我很少碰见过比孙逸仙更有趣的人物了。……以联邦或共和政体来代替帝政统治,这是孙逸仙的愿望。而且,正如他所说的,当外国人劫掠了京城,亵渎了神明,皇权的威信扫地以尽,位于北京中心的神圣不可侵犯的皇宫遭到侵略者铁蹄的蹂躏的时候,变革的时机就在成熟了。

    译自George Lynch,“Two Westernized Orientals”,The Outlook (New York),Vol.67,No.12 ( March 23,1901) (林奇:《两个西化的东方人》①,载纽约《展望》周刊第六十七卷第十二期,一九O一年三月二十三日出版) (陈斯骏译,金应熙、黄彦校)。
    ①  该文所记另一被访者是日本人大隈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