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亚洲主义——在神户专题讲演会的演说 - 主要著述 - 孙中山故居纪念馆_伟人孙中山

首页 > 孙中山 > 主要著述 >

大亚洲主义——在神户专题讲演会的演说

题名: 大亚洲主义——在神户专题讲演会的演说
撰写时间: 一九二四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原载: 据《大亚洲主义——对神户商业会议所等五团体讲演词》(十一月二十八日下午三时在神户高等女学校),载《孙中山先生由上海过日本之言论》,广州、民智书局,一九二五年三月发行
出处: 黄彦编:《孙文选集》(下册),广州:广东人民出版社,2006.11
全文:                                                大亚洲主义
                                       在神户专题讲演会的演说①
                                      (一九二四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诸君:
    今天蒙诸君这样热诚的欢迎,我实在是非常的感激。今天大家定了一个问题请我来讲演,这个问题是“大亚洲主义”。
    我们要讲这个问题,便先要看清楚我们亚洲是一个什么地方。我想,我们亚洲就是最古文化的发祥地。在几千年以前,我们亚洲人便已经得到了很高的文化。就是欧洲最古的国家,像希腊、罗马那些古国的文化,都是从亚洲传过去的。我们亚洲从前有哲学的文化、宗教的文化、伦理的文化和工业的文化,这些文化都是亘古以来在世界上很有名的。推到近代世界上最新的种种文化,都是由于我们这种老文化发生出来的。到近几百年以来,我们亚洲各民族才渐渐萎靡,亚洲各国家才渐渐衰弱,欧洲各民族才渐渐发扬,欧洲各国家才渐渐强盛起来。到了欧洲的各民族发扬和各国家强盛之后,他们的势力更渐渐侵入东洋,把我们亚洲的各民族和各国家不是一个一个的消灭,便是一个一个的压制起来。一直到三十年以前,我们亚洲全部可以说是没有一个完全独立的国家,到那个时候可以说是世界的潮流走到了极端。
    ①  讲演会由神户商业会议所主办,大阪、神户的四家报社为后援单位,地点在兵库县立神户高等女学校(次年改名县立第一神户高等女学校),到会听讲者三千余人。各报预先刊登“中国国民党总理孙文氏讲演会”的广告,讲演题目为“大亚细亚问题”。所谓“大亚洲主义”或“大亚细亚主义”,欧美学者通常译为Pan-Asianism,即“泛亚主义”。讲演时由戴季陶译成日语,黄昌觳作中文纪录,日本多家报刊亦派人作日文纪录。^
    但是,否极泰来,物极必反。亚洲衰弱走到了这个极端,便另外发生一个转机,那个转机就是亚洲复兴的起点。亚洲衰弱,到了三十年以前又再复兴。那个要点是在什么地方呢?就是在日本,当三十年以前废除了和外国所立的一些不平等条约。日本废除不平等条约的那一天,就是我们全亚洲民族复兴的一天。日本自从废除了不平等条约之后,便成了亚洲的头一个独立国家。其他亚洲的有名国家,像中国、印度、波斯、阿富汗、阿拉伯①、土耳其,都不是独立的国家,都是由欧洲任意宰割,做欧洲的殖民地。在三十年以前日本也是欧洲的一个殖民地,但是日本的国民有先见之明,知道民族和国家之何以强盛与衰弱的关键,便发奋为雄,同欧洲人奋斗,废除所有不平等的条约,把日本变成一个独立国家。自日本在东亚独立了之后,于是亚洲全部的各国家和各民族便另外生出一个大希望,以为日本可以废除条约来独立,他们也当然可以照样,便从此发生胆量,做种种独立运动,要脱离欧洲人的束缚,不做欧洲的殖民地,要做亚洲的主人翁。这种思想是近三十年以来的思想,是很乐观的思想。
    说到三十年以前,我们亚洲全部的民族思想便大不相同,以为欧洲的文化是那样进步,科学是那样进步,工业上的制造也是那样进步,武器又精良,兵力又雄厚,我们亚洲别无他长,以为亚洲一定不能抵抗欧洲,一定不能脱离欧洲的压迫,要永远做欧洲的奴隶。这种思想是二三十年以前的思想,是很悲观的思想。就是从日本废除了不平等条约之后,在日本虽然成了一个独立国家,和日本很接近的民族和国家虽然要受大影响,但是那种影响还不能一时传达到全亚洲,亚洲全部的民族还没有受大震动。再经过十年之后便发生日俄一战,日本便战胜俄国。日本人战胜俄国人,是亚洲民族在最近几百年中头一次战胜欧洲人。这次战争的影响便马上传达到全亚洲,亚洲全部的民族便惊正欢)天喜地,发生一个极大的希望。这是我亲眼所见的事,现在可以和诸君略为谈谈。
    ①  阿拉伯(Persia),足年成立“阿拉们回教围”。^
    当日俄战争开始的那一年,我正在欧洲。有一日听到东乡大将①打败俄国的海军,把俄国新由欧洲调到海参卫②的舰队在日本海打到全军覆没。这个消息传到欧洲,欧洲全部人民为之悲忧,如丧考妣。英国虽然是和日本同盟,而英国人士一听到了这个消息,大多数也都是摇首皱眉,以为日本得了这个大胜利,终非白人之福。这正是英国话所说“Blood is thicker than water”③的观念。不久我由欧洲坐船回亚洲,经过苏彝士运河的时候,便有许多土人来见我,那些土人大概是阿拉伯人。他们看见了我是黄色人,便现出很欢喜的、急忙的样子来问我说:“你是不是日本人呀?”我答应说:“不是的,我是中国人。你们有什么事情呢?你们为什么现出这样的高兴呢?”他们答应说:“我们新得了一个极好的消息,听到说日本消灭了俄国新由欧洲调去的海军,不知道这个消息是不是的确呢?而且我们住在运河的两边,总是看见俄国的伤兵由一船一船的运回欧洲去,这一定是俄国打了大败仗的景况。从前我们东方有色的民族总是被西方民族的压迫,总是受痛苦,以为没有出头的日子。这次日本打败俄国,我们当作是东方民族打败西方民族。日本人打胜仗,我们当作是自己打胜仗一样。这是一种应该欢天喜地的事。所以我们便这样高兴,便这样喜欢。”像这个样子看起来,日本战胜俄国,是不是影响到亚洲全部的民族呢?那个影响是不是很大呢?至于那次日本战胜俄国的消息,在东方的亚洲人听到了,或者以为不大重要,不极高兴。但是在西方的亚洲人,和欧洲人毗连,朝夕相见,天天受他们的压迫,天天觉得痛苦,他们所受的压迫比较东方人更大,所受的痛苦比较东方人更深,所以他们听到了那次战胜的消息,所现出的高兴便比较我们东方人尤甚。
    ①  东乡平八郎,时任日本联合舰队司令官。
    ②  海参卫(Vladivostok),今作海参崴,又译符拉迪沃斯托克,西伯利亚东南之海港,现为俄罗斯滨海边疆区(Primorye Krai)首府。
    ③  意为“血浓于水”。^
    从日本战胜俄国之日起,亚洲全部民族便想打破欧洲,便发生独立的运动。所以埃及有独立的运动,波斯、土耳其有独立的运动,阿富汗、阿拉伯有独立的运动,印度人也从此生出独立的运动。所以日本战胜俄国的结果,便生出亚洲民族独立的大希望。这种希望从发生之日起,一直到今日不过二十年,埃及的独立便成了事实,土耳其的完全独立也成了事实,波斯、阿富汗和阿拉伯的独立也成了事实,就是最近印度的独立运动也是天天发达。这种独立的事实,便是亚洲民族思想在最近进步的表示。这种进步的思想发达到了极点,然后亚洲全部的民族才可联络起来,然后亚洲全部民族的独立运动才可以成功。近来在亚洲西部的各民族,彼此都有很亲密的交际,很诚恳的感情,他们都可以
联络起来。在亚洲东部最大的民族是中国与日本,中国同日本就是这种运动的原动力。这种原动力发生了结果之后,我们中国人此刻不知道,你们日本人此刻也是不知道,所以中国同日本现在还没有大联络。将来潮流所趋,我们在亚洲东方的各民族也是一定要联络的。东、西两方民族之所以发生这种潮流和要实现这种事实的原故,就是要恢复我们亚洲从前的地位。
    这种潮流,在欧美人看到是很清楚的。所以美国便有一位学者①曾做一本书,专讨论有色人种的兴起。这本书的内容,是说日本打败俄国,就是黄人打败白人,将来这种潮流扩张之后,有色人种都可以联络起来和白人为难,这便是白人的祸害,白人应该要思患预防。他后来更做了一本书,指斥一切民族解放之事业的运动,都是反叛文化的运动。照他的主张,在欧洲的民族解放运动固然是当作文化的反叛,至于亚洲的民众解放运动,更是应该当作反叛事业。这种思想,在欧美一切特殊阶级的人士都是相同的。所以他们用少数人既是压制了本洲和本国的多数人,更把那种流毒推广到亚洲,来压制我们九万万民族,要我们九万万的大多数做他们少数人的奴隶。这真是非常的惨酷,真是可恶已极!而这位美国学者的论调,还以为亚洲民族有了感觉,便是对于世界文化的反叛,由此便可见欧洲人自视为传授文化的正统,自以文化的主人翁自居。在欧洲人以外的,有了文化发生,有了独立的思想,便视为反叛。所以用欧洲的文化和东洋的文化相比较,他们自然是以欧洲的文化是合乎正义人道的文化,以亚洲的文化是不合乎正义人道的文化。
    ①  此指斯托达特(Theodore Lothrop Stoddard),下文叙及他所著的两本书是:《对文明的反叛:低等人类的威胁》(The Revolt Against Civilization:The Menace of the Under-man),纽约一九二二年出版;  《欧洲的人种现状》(Racial Realities in Europe),纽约一九二四年出版。文中首先提及的一本书应指后者,“他后来更做了一本书”应指前者。^
    专就最近几百年的文化讲,欧洲的物质文明极发达,我们东洋的这种文明不进步。从表面的观瞻比较起来,欧洲自然好于亚洲。但是从根本上解剖起采,欧洲近百年是什么文化呢?是科学的文化,是注重功利的文化。这种文化应用到人类社会,只见物质文明,只有飞机炸弹,只有洋枪大炮,专是一种武力的文化。欧洲人近有专用这种武力的文化来压迫我们亚洲,所以我们亚洲便不能进步。这种专用武力压迫人的文化,用我们中国的古话说就是“行霸道”。所以,欧洲的文化是霸道的文化。但是我们东洋向来轻视霸道的文化。还有一种文化好过霸道的文化,这种文化的本质是仁义道德。用这种仁义道德的文化,是感化人,不是压迫人;是要人怀德,不是要人畏威。这种要人怀德的文化,我们中国的古话就说是“行王道”。所以,亚洲的文化就是王道的文化。自欧洲的物质文明发达,霸道大行之后,世界各国的道德便天天退步。就是亚洲,也有好几个国家的道德也是很退步。近来欧美学者稍为留心东洋文化,也渐渐知道东洋的物质文明虽然不如西方,但是东洋的道德便比西方高得多。
    用霸道的文化和王道的文化比较起来说,究竟是那一种有益于正义和人道,那一种是有利于民族和国家,诸君可以自己证明。我也可以举一个例子来说明。譬如从五百年以前以至两千年以前,当中有一千多年,中国在世界上是顶强的国家,国家的地位好像现在的英国、美国一样。英国、美国现在的强盛还是列强,中国从前的强盛是独强。中国当独强的时候,对于各弱小民族和各弱小国家是怎么样呢?当时各弱小民族和各弱小国家对于中国又是怎么样呢?当时各弱小民族和国家都是拜中国为上邦,要到中国来朝贡,要中国收他们为藩属,以能够到中国来朝贡的为荣耀,不能到中国朝贡的是耻辱。当时来朝贡中国的不但是亚洲各国,就是欧洲西方各国也有不怕远路而来的。中国从前能够要那样多的国家和那样远的民族来朝贡,是用什么方法呢?是不是用海陆军的霸道强迫他们来朝贡呢?不是的。中国完全是用王道感化他们,他们是怀中国的德,甘心情愿,自己来朝贡的。他们一受了中国王道的感化,不只是到中国来朝贡一次,并且子子孙孙都要到中国来朝贡。
    这种事实,到最近还有证据。譬如在印度的北方有两个小国,一个叫做布丹①,一个叫做尼泊尔。那两个国家虽然是小,但是民族很强盛,又很强悍,勇敢善战。尼泊尔的民族叫做廓尔喀,尤其是勇敢善战。现在英国治印度,常常到尼泊尔去招廓尔喀人当兵来压服印度。英国能够灭很大的印度,把印度做殖民地,但是不敢轻视尼泊尔,每年还要津贴尼泊尔许多钱,才能派一个考查政治的驻絮官。像英国是现在世界上顶强的国家,尚且是这样恭敬尼泊尔,可见尼泊尔是亚洲的一个强国。尼泊尔这个强国对于英国是怎么样呢?英国强了一百多年,英国灭印度也要到一百多年,尼泊尔和英国的殖民地密迩连接有这样的久,不但是不到英国去进贡,反要受英国的津贴。至于尼泊尔对中国是怎么样呢?中国的国家地位现在一落千丈,还赶不上英国一个殖民地,离尼泊尔又极远,当中还要隔一个很大的西藏,尼泊尔至今还是拜中国为上邦。在民国元年还走西藏到中国来进贡,后来走到四川边境,因为交通不方便,所以没有再来。就尼泊尔对于中国和英国的区别,诸君看是奇怪不奇怪呢?专拿尼泊尔民族对于中国和英国的态度说,便可以比较中国的东方文明和英国的西方文明。中国国势虽然是衰了几百年,但是文化尚存,尼泊尔还要视为上邦;英国现在虽然是很强盛,有很好的物质文明,但是尼泊尔不理会。由此便可知尼泊尔真是受了中国的感化,尼泊尔视中国的文化才是真文化,视英国的物质文明不当作文化,只当作霸道。
     ①  布丹(Bhutan),今译不丹。^
    我们现在讲大亚洲主义,研究到这个地步,究竟是什么问题呢?简而言之,就是文化问题,就是东方文化和西方文化的比较和冲突问题。东方的文化是王道,西方的文化是霸道。讲王道是主张仁义道德,讲霸道是主张功利强权。讲仁义道德是由正义公理来感化人,讲功利强权是用洋枪大炮来压迫人。受了感化的人,就是上国衰了几百年,还是不能忘记,还像尼泊尔至今是甘心情愿要拜中国为上邦;受了压迫的人,就是上国当时很强盛,还是时时想脱离。像英国征服了埃及,灭了印度,就是英国极强盛,埃及、印度还是时时刻刻要脱离英国,时时刻刻做独立的运动,不过处于英国大武力压制之下,所以一时不能成功。假若英国一时衰弱了,埃及、印度不要等到五年,他们马上就要推翻英国政府,来恢复自己的独立地位。
    诸君听到这里,当然可以知道东西文化的优劣。我们现在处于这个新世界,要造成我们的大亚洲主义,应该用什么做基础呢?就应该用我们固有的文化作基础。要讲道德、说仁义,仁义道德就是我们大亚洲主义的好基础。我们有了这种好基础,另外还要学欧洲的科学,振兴工业,改良武器。不过我们振兴工业、改良武器来学欧洲,并不是学欧洲来消灭别的国家、压迫别的民族的,我们是学来自卫的。
    近来亚洲国家学欧洲武功文化,以日本算最完全。日本的海军制造、海军驾驶不必靠欧洲人,日本的陆军制造、陆军运用也可以自己作主,所以日本是亚洲东方一个完全的独立国家。我们亚洲还有个国家,当欧战的时候曾加入同盟国的一方面,一败涂地,已经被人瓜分了,在欧战之后又把欧洲人赶走了,现在也成了一个完全独立国家。这个国家就是土耳其。现在亚洲只有两个顶大的独立国家,东边是日本,西边是土耳其。日本和土耳其就是亚洲东、西两个大屏障。现在波斯、阿富汗、阿拉伯也起来学欧洲,也经营了很好的武备,欧洲人也是不敢轻视那些民族的。至于尼泊尔的民族,英国人尚且不敢轻视,自然也有很好的武备。中国现在有很多的武备,一统一之后便极有势力。我们要讲大亚洲主义,恢复亚洲民族的地位,只用仁义道德做基础,联合各部的民族,亚洲全部民族便很有势力。
    不过对于欧洲人,只用仁义去感化他们,要请在亚洲的欧洲人都是和平的退回我们的权利,那就像与虎谋皮,一定是做不到的。我们要完全收回我们的权利,便要诉诸武力。再说到武力,日本老早有了很完备的武力,土耳其最近也有了很完备的武力,其他波斯、阿富汗、阿拉伯、廓尔喀各民族都是向来善战的。我们中国人数有四万万,向来虽然爱和平,但是为生死的关头也当然是要奋斗的,当然有很大的武力。如果亚洲民族全联合起来,用这样固有的武力去和欧洲人讲武,一定是有胜无败的。
    更就欧洲和亚洲的人数来比较,中国有四万万人,印度有三万万五千万,缅甸、安南、木兰由共起来有几千万,日本一国有几千万,其他各弱小民族有几千万,我们亚洲人数占全世界人数要过四分之二。欧洲人数不过是四万万,我们亚洲全部的人数有九万万。用四万万人的少数来压迫九万万人的多数,这是和正义人道大不相容的,反乎正义人道的行为永久是要失败的。而且在他们四万万人之中,近来也有被我们感化了的。所以现在世界文化的潮流,就是在英国、美国有少数人提倡仁义道德。至于在他各野蛮之邦,也是有这种提倡。由此可见,西方之功利强权的文化便要服从东方之仁义道德的文化,这便是霸道要服从王道,这便是世界的文化日趋于光明。^
    现在欧洲有一个新国家,这个国家是欧洲全部白人所排斥的,欧洲人都视他为毒蛇猛兽,不是人类,不敢和他相接近,我们亚洲也有许多人都是这一样的眼光。这个国家是谁呢?就是俄国。俄国现在要和欧洲的白人分家,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就是因为他主张王道,不主张霸道;他要讲仁义道德,不愿讲功利强权;他极力主持公道,不赞成用少数压迫多数。像这个情形,俄国最近的新文化便极合我们东方的旧文化,所以他便要来和东方携手,要和西方分家。欧洲人因为俄国的新主张不和他们同调,恐怕他的这种主张成功打破了他们的霸道,故不说俄国是仁义正道,反诬他是世界的反叛。
    我们讲大亚洲主义,研究到结果,究竟要解决什么问题呢?就是为亚洲受痛苦的民族,要怎么样才可以抵抗欧洲强盛民族的问题。简而言之,就是要为被压迫的民族来打不平的问题。受压迫的民族不但是在亚洲专有的,就是在欧洲境内也是有的。行霸道的国家不只是压迫外洲同外国的民族,就是在本洲本国之内也是一样压迫的。我们讲大亚洲主义,以王道为基础,是为打不平。美国学者对于一切民众解放的运动视为文化的反叛,所以我们现在所提出来打不平的文化,是反叛霸道的文化,是求一切民众①平等解放的文化。你们日本民族既得到了欧美的霸道的文化,又有亚洲王道文化的本质,从今以后对于世界文化的前途,究竟是做西方霸道的鹰犬,或是做东方王道的干城,就在你们日本国民去详审慎择。
    据《大亚洲主义——对神户商业会议所等五团体讲演词》(十一月二十八日下午三时在神户高等女学校),载《孙中山先生由上海过日本之言论》,广州、民智书局,一九二五年三月发行②
    ①  此处删一衍字“和”。
    ②  日本报刊曾发表日文讲演纪录多种,其内容文字互有差异,与中文底本亦颇不同,如:孙文氏讲演、戴天仇氏通译、本社速记:《大亚细亚主义》,载一九二四年十一月二十九日至十二月一日《神户又新日报》(二);孙文氏演说、戴天仇氏通译:《大ァジァ主义》(神户高女にて),载同年十二月三日至六日《大阪每日新闻》(十一);孙文:《大亚细亚主义の)意义と日支亲善の唯一策》“一、大亚细亚主义の)意义”(本社记者翻译),载东京《改造》一九二五年一月号,等等。